欢迎访问四川龙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网网站!

NEWS CENTER

新闻资讯

无悔的选择

分类:
集团新闻
发布时间:
2009/07/03 00:00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
  编者按:见到刘文忠时他穿了件随意的T-恤衫,上面印着“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”字样,此时离“5-12”地震已过去整整一年多。虽然矿山已无法生产,但在公司的关心下,刘文忠现在板房区上班,妻子就在附近打点零工,生活上没有太大的困难。说起5.12地震那段经历,刘文中仍心有余悸,最让他难过的是可爱的女儿已离他远去,“再过几天女儿的同学都该高考了”。说这话时他已无法抑制地哽咽起来……

  2008年5月12日, 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,午休后板棚子工区的工人们正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。突然,山崩地裂的震动伴随着一名同事“地震了”的喊声,房屋在剧烈的摇晃中开始倒 塌,人们迅速跑到工区外的空地上,目睹办公楼生活区在转瞬间成为一片废墟。空气中弥漫着刺耳的地声,天空变得阴沉起来,在大地无规则的颤抖中,树木横斜、 山石滚落……剧 烈的震动之后,我们才发现原来熟悉的环境早已面目全非,通往矿山的道路不见了,绿色的山体满目疮痍。在惊悸中,大家齐心协力清点人员,才发现董兴勇的脚趾 头被砸断了三根,破损的动脉血管血流如注,有人马上撕掉衣服给他包裹,并找来一段铁丝缠在外面,在一阵忙碌之后血终于止住了。然后开始从废墟中清理办公和 生活物资,几十斤大米、二十多袋方便面、半斤盐、三斤多油、一个变形的铝盆,这一切在此时变得如此珍贵!房屋是没办法住了,大家便将这些东西放进了废弃的 山洞里,工区四十多号人把这里当成了临时的家。晚上,就着汽车水箱里的水简单的做了顿饭,然后在余震中睁着眼睛等天亮。两天过去了,余震还是不断,下山的 路没了,通讯中断,和外界失去了联系,生活物资也不充裕,于是大家商量先逃生,想办法分批下山。第三天一早,大家用临时制作的担架抬着受伤的董兴勇开始向 山下转移。这是一次十分艰难的转移,用了将近两个半小时的时间(平时只需3-4分钟时间)才来到干沟,可再也无法前进了。这里有一块小平地,有两三栋小木房,虽然屋顶被打了几个大洞,但墙体未倒,大家就地休息。

  我们心里都知道必须走出山才能活命,14号 晚上大家商议明早还是得向外走。但伤重的董兴勇还没有办法下地,董兴勇害怕拖累大家,让我们都先走,但我想到如果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,就无法活着出去了, 于是我坚持留下来照顾他,两个人生还的可能性总比一个人大。就这样,同事们在把身上的打火机、香烟及剩下的几包方便面全部留给我们后集中向外逃生报信,剩 下了我们两个人。

  在昏天暗地的当时,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从山里活着出去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上家人一面。从18号 起,几乎每天都有直升飞机从我们头顶飞过,我们也尝试过点燃湿木用烟雾向外求救,有几次听到飞机轰隆的声音以为有希望了,但由于我们所处的位置在狭窄的山 沟,飞机上不易看见我们,只能眼望着飞机一次次从头顶掠过,加上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,生死未卜,心情也就由希望到失望甚至变得绝望起来。

  尽管在强余震不断的环境中,我们感到害怕、恐慌甚至有些绝望,但想到家中亲人的安危时,求生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了。在董兴勇勉强能走动时,我们还是想尽办法向外走,我和董兴勇都不会游泳,用木门扎了简易筏子,想穿过堰塞湖,可在湖中趟了100多 米后,筏子散了,水淹到了脖子,根本没有办法再前进,只好退回去。也曾想从山上翻过去,但由于山体滑坡,到处是乱石,连立足之地也没有,只好放弃了。也不 能确定湖的那边,山的那边是不是有吃的,路是不是通的,只能呆在外边有几具尸体的洞里,那时候的每一天都是那么难熬,真是度日如年。

  就这样,我们在山上整整度过了十五天。在27日 早上八点,一架直升机终于发现了我们,可干沟没有飞机可以降落的平地,我和董兴勇便拼尽全力手足并用的爬过去,在救生员的帮助下上了飞机,我们获救了!在 飞机上我终于看到了我的家乡,情况比想象中严重很多,村庄被夷为平地,我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,多了一份对家人的担心。

  当飞机到达广汉安全着陆后,我们立刻被送往成都救治,董兴勇因伤势严重被转到广东就医。得知消息的妻子立即赶到了成都,见面后双方都恍如隔世,不相信彼此都 还活着,整整半个月时间了!我们相拥而泣。从妻子的口中我知道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,公司和当地政府一直在想方设法救援我们,前后十多次组织人员进山,使用 飞机空投物资等。同时也知道家里的房屋已经毁了,女儿被安置到绵竹当地的医院治疗。

  由于我身体情况稳定,很快就出院了。出院时,我本想在成都给女儿买套衣服,可妻子再三阻拦只能作罢。回到绵竹,看到面目全非的家,我感到很茫然。几天过去了,仍不见女儿回来,我心里产生了一丝不祥感, 31日,我执意要去医院看望女儿,此时妻子才泣不成声地告诉我女儿余丹在地震当天就已遇难,14号找到的尸体。妻子拿出女儿的遗照,我看见她的额头被砸了个洞。虽然我有过预感,但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还是晕了过去……

  采访后记:再 次见到刘文忠是在一片整齐的板房区前,这个看似羸弱的汉子,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只是新添的满头白发还是让人感到心酸。他对记者说得最多的是,他不后悔 当时留在山上的决定,这是一个人具有的基本责任。刘文忠是个不善言辞的人,但我们却从他的身上清晰地见到了龙蟒人的奉献、拼搏精神和高度的责任意识。

关键词: